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保护自然.崇尚真理.热爱生活

军队的女儿的博客---人真正的享受,永远是心与心的亲近、坦诚、辉映、与温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身军人家庭。热衷科技、艺术、喜欢户外运动。珍视纯洁的感情。大学本科毕业,有社会责任心和独立思想的知识女性。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讲述:回顾我们走过的岁月---二十五载生死守候  

2009-04-07 09:08:12|  分类: 我的祖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讲述:回顾我们走过的岁月---二十五载生死守候 - 青青茉莉花 - 保护自然.崇尚真理.热爱生活

          1980年春,辽宁籍新战士陈俊贵被基建工程兵从北京派往天山施工。当年,为了让天山脚下散落的牧民村落与祖国内地连接成一片,在没有重型机械的情况下,军人主要靠人力(双手)奋战在天山深处,开山凿路!天山脚下,气候恶劣,暴风雪会时常光顾!四月初,一场又一场的暴风雪从天而降,大雪把山川沟壑填平,陈俊贵所在的部队1500人被困在山上,已经断粮一个月。情况万分危急,部队领导派出由班长郑林书带队的四人突击小组出山送信求援,指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完成任务!

          郑林书22岁,罗强21岁,陈卫星21,陈俊贵20岁。在暴风中,班长郑林书负责在风雪中开路,其他三人在班长用身体开出的路上行走,陈俊贵走在最后,他说,前面三人开出了路,所以我走得比较省力。可是,每走一步,都需要拼上全身的力气!罕见的暴风雪,脸对脸说话都要大声喊!狂风怒吼,雪原茫茫,人在天地间,就好似一粒微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在一片天昏地暗中,不知道走了多久,也没有手表,从你背我,我再抱你,到最后,四人都站不起来了,只能在雪地上滚和爬!连水也没有,有时候,爬一步,就吃一口雪。又一天的天黑前,陈俊贵实在爬不动了,就对班长说,“班长,我不走了!我动不了了!”班长厉声说,“不行,我们拖也要把你拖出去!”同时命令陈卫星接过陈俊贵的枪。新兵陈俊贵就被战友轮番拖着移动……五个小时,竟然走了一里路!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又一天透过雪雾见残阳时,发现,还有一半的路程。但是,严重的问题出现了:前面全是盘山路,大雪掩盖了一切,千沟万壑都成了一马平川,哪儿是路哪儿是山涧,根本无法分得清!再向前,一失足,就可能粉身碎骨……四人坐下讨论,谁也想不出,到底是回去还是向前走(讲起当年情景,在故事发生多年后,陈俊贵自己也无法做出抉择)?前面,很可能就是死亡!想起山上被困的1500名战友,最后,大家决定还是继续向前走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走了一会儿,谁也走不动了,又一个严重的问题出现了,吃的东西,就剩下了班长郑林书挎包里的一个馍馍,虽然它已经冻成了一个冰疙瘩,颜色和雪一样白。谁都知道,谁要是吃下它,谁就能活。四人,八只眼睛都盯着这个馍,他们都知道,他们的家人正在盼着他们转业回去,找个好工作,娶妻生子,光宗耀祖!陈俊贵说,我当时太饿,我真想把那个馍拿过来,一口就吃下去!我太想活了,我还这么年轻!但不好意思,就心里没底气地向班长建议:“班长,分成四份,我们每个人都吃一点吧!”其实,谁的心里也清楚,那么小的一个馍,要是分成四分,可能四个人都要死!不如把生的希望留给一个人。沉默许久,班长郑林书说话了:“我和罗强是老兵,又是党员,在这最艰苦的时候理应吃苦在先。陈卫星,你比陈俊贵大,馍馍就陈俊贵吃吧。”陈俊贵拿过馍馍吃,他说我发现我吃一口馍,他们就吃一口雪,我发现自己太自私了,剩下的半个馍,我说什么耶吃不下去了,递给班长说你们吃了吧,班长斩钉截铁地说,“你不要是吃,我塞也要给你塞下去。”就这样,陈俊贵咽着眼泪吃了这个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再往前走了一段路,班长由于体力透支过多,终于倒下了,他们把班长抱在怀里。为了给班长保持体温,罗强和陈卫星去拾柴火生火,留下陈俊贵抱着班长。这时候,陈俊贵非常后悔吃了那个馍,班长本可以自己吃的!他开始哭。又过了一会儿,没有声息的班长突然说话了:“陈俊贵,我不行了……”陈俊贵哭着安慰班长说他一定不会死的,这时候,班长说,“以后你要是有可能,到湖北去看看我的父母……”,说完这句话,再推再喊班长也不动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剩下的三个人继续走,又过了一会儿,一直在前面开路的罗强又牺牲了!啊!这风雪的原野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,陈卫星和陈俊贵被暴风卷下山,哈萨克牧民将他们两个救起送到临近部队驻地。任务完成了,陈卫星和陈俊贵却因冻伤致残;陈俊贵在医院住了四年,由于转业时走得急(家里催促回去结婚),就没先回老部队去。等回家后,陈俊贵再写信去部队询问班长家的地址,不知道什么原因,收到的却是一封封的退信!安排了一份清闲的工作,娶了妻,又生了子,随着生活越来越富裕,陈俊贵的心却越来越疼!自己越幸福,他越是想起班长!随着年龄的增长,陈俊贵的心更沉重了。他常常想起当年的那一个馍,后悔自己不该吃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多次寻找部队和班长的家人未果,1985年,陈俊贵突然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,要举家从辽宁本溪搬去新疆生活。全家人都反对,家乡生活这么好,新疆那里举目无亲,生活条件恶劣,家人谁也不同意!陈就说要是谁也不同意,他只好到带着儿子走。他感到,他要是不去,他就是背叛了班长啊!最终,陈俊贵终于说服了父母,贤惠的妻子也不放心丈夫一个人带着小儿子去那么远的地方,决定跟随陈俊贵去新疆生活。家里的亲人,大家都理解他对班长的心情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是,天山脚下一个村庄的村头,忽然来了一户外地人,一家人总是穿得破破烂烂,日子过得非常苦。可是只要一有点钱,这家的男人就要出门,说是找人!本地人都很纳闷,也看不起这家人。这是离班长墓地最近的村庄。陈的妻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刚来的时候,就是拣来秫秸,弄点塑料布,搭的棚子,家里有的,就是三双筷子、三个碗呀!陈俊贵腿部有残疾,干不了重活,里外就靠妻子一个人!除了吃饭,还要继续给陈俊贵治疗……冬天那个冷呀,陈的妻子说有时候太痛苦了,就真的不想活了,孩子上学,7分钱的作业本都买不起,孩子在烂纸片上写的作业常常叫老师给撕碎了……有一年,一年下来,一家就剩下160元钱了,妻子却让陈俊贵带上这160元钱上北京找部队去了。她说,我们再苦,也比班长强,我们还有孩子,还活着,可我们家那人的命是班长给的。再苦我也要撑下去,完成他的心愿。陈俊贵说,我原来和妻子说好,我就在这里呆五年,这五年我就守着班长的墓地,等他的家人来扫墓我好相认!可是,谁知,这一等就是20年!  多次去北京寻访部队也没结果,就知道老部队建制合并了,可那个小单位到底合并到哪里去了却找不到头绪。陈俊贵只和班长相处了30天,可他越来越觉得和班长感情在不断加深,这些年,班长好像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他。可是,湖北,好几千万人,班长的家人到底在哪里呀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年春天,陈家终于等来了两位客人,在广东的陈卫星陪着罗强的父亲来扫墓,知道了这件事情!和记者故地重游,在班长牺牲的地方,陈卫星悲痛过度竟然昏倒在地!陈俊贵在班长的墓前想个那个救命的馍馍,泣不成声!他说班长啊,你长眠在这里25年,我却活着,谁不知道生命的珍贵啊,可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! 现在我要去看望你的家人,我一定要把他们接到新疆来! 陈俊贵得知老部队的的地址,立刻就给部队打电话,得知班长是湖北罗田县人,老部队也派人派车来慰问,说和他一起去烈士的家乡。  临走时,陈俊贵的心里翻江倒海,在新疆这些年,父母过世他都没有回去,没有尽孝,班长的老人是否还健在啊?他不敢想。他说我最怕去湖北见到的是黄土!他当兵的大儿子打电话说他明天就探亲到家了,让父亲等他回来见一面再走 。陈的大儿子本来学习挺好想考大学 ,硬是让陈俊贵给送去当兵了;后来到了部队,儿子终于理解了父亲的心情,干得很出色,立了几次功,现在转为士官;他也很想见儿子一面,可他还是心急如焚地赶往湖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班长的家乡,陈俊贵见到了班长的大姐,可班长的母亲于两年前就去世了!他又小心翼翼地问,那父亲呢?得到的答案是在80年就去世了。原来班长从当兵就探过一次家,是在父亲病病重时,父亲在班长回到部队就去世了,家里没有告诉班长,所以班长到死都不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了……在不到一年的时里,班长母亲就失去了两位亲人,一直都身体不好,终于没有等到与陈俊贵相见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流着泪回到新疆,陈俊贵把家里的积蓄拿出来,加上儿子在部队积攒的5000元钱,修缮了班长和许多烈士的墓,建成了一个陵园,陈俊贵成了那里永久的守墓人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青青茉莉花后记:我泪流满面地写这篇博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缅怀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,寻找我们不屈的精神!讲述:回顾我们走过的岁月---二十五载生死守候 - 青青茉莉花 - 保护自然.崇尚真理.热爱生活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5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