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保护自然.崇尚真理.热爱生活

军队的女儿的博客---人真正的享受,永远是心与心的亲近、坦诚、辉映、与温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身军人家庭。热衷科技、艺术、喜欢户外运动。珍视纯洁的感情。大学本科毕业,有社会责任心和独立思想的知识女性。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《先破迷信 后说阴阳》  

2009-04-10 09:19:37|  分类: 研究与探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青青茉莉花题记:研究与探索。很多的学说,都会给我们以启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呵呵

引用

上海老杨《先破迷信 后说阴阳》

 也许是中国文化逐渐被关注了,越来越多的朋友嘱我说说何谓阴阳,但本人一直觉得自己只是明白,却未必能说清楚,因此每次都被问得近乎憋死过去。就象我很清楚什么是时间,但要问起什么是时间,倒反而不知道怎么解释了。前几天又有人问起,我也照常习惯性思索了一番,还是无从说起,只好眼朝天翻,再次放弃。说来奇怪,老天送来一场持续几天的绵绵细雨,看着窗外灰蒙蒙的下雨天,我忽然懂得怎么说阴阳了。那就假装是老天要我说出来而不得不说好了。

 

这是个简单而又复杂的问题,因为问题原本很简单,只是现在很多人都不懂得什么是简单了,因此简单的事情才会变得异常复杂,复杂到无论如何都不理解,甚至不相信简单的事了(这大概就是许三多对现代人的最大意义吧)。由此我发现阴阳本身其实不难解释,只是我们的意识被一种现代“迷信”阻挡了,这种阻挡让我们的观念里根本容不下阴阳存在的空间,这才是问题的关键。于是在解释阴阳之前,我得做点借题发挥,先从破除迷信讲起。

这里要破除的并不是我们通常认为的传统迷信,而是由伟大的科学引发出来的现代新迷信——对科学的过渡崇拜和迷信。

现代人的思维都已经习惯于理性和逻辑,对很多非理性和非逻辑的东西就越来越难以理解了。时光流转中,当我们再谈到中国文化时,大量非理性和非逻辑的东西始终在我们面前若隐若现,绕不过又甩不开。于是每次谈到中国文化时总是无法确定或闪烁其词,还按自己的想像做着各种各样的解释,甚至还要表明自己是愿意站在科学立场上的,就象文革时不管发表什么主张都要先表明自己的革命立场一样,如今我们谈起中国文化总是生怕自己被扣上“迷信”和“伪科学”的大帽子。

如果非理性非科学的领域都必须冠以“科学”的帽子才能成立,否则就是“迷信”或“伪科学”,那么文化只能算是一种“迷信”吗?艺术作品也都是一些“伪科学”?难道为了让这些东西还能存在,我们还要创造所谓的“科学文化”?或“科学艺术”?甚至“科学政治”?“科学历史”?在来点“科学感悟”和“科学情感”?文化当然不是科学,文化就是文化;艺术当然也不科学,艺术就是艺术;政治就是政治;感情就是感情;同样风水就是风水;阴阳就是阴阳。

我们可以习惯科学理性的思维方式,实际上很多事情不用科学方式都将变得无从解释,更不用说互相交流了。但是不管科学怎么发展,我们却依然是自然的产物——人,并且还将永远“人”下去。人是自然界的产物,并不是科学的产物,因此不管我们是否愿意,都必定会带上很多科学以外的东西。因为自然界除了科学还有很多别的内容和别的含义。当我们用科学的昌明改变着社会的时候,作为人这种自然生物,我们是否还可以有别的东西需要理解和运用?科学的进步是否意味着我们从此只能走上科学这条唯一的独木桥?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是否也只能用科学这把唯一的尺子?科学之外是否就没有值得我们关注的东西了?

现实刚好相反,实际上我们无时无刻都在科学与非科学之间游离着,只是我们被科学文明控制得太深,那些曾经让我们快乐幸福的,令我们愉快享受的,使我们心醉神迷的东西,正在科学迷信的环境里逐渐丧失。原因很简单,一边是我们的价值观逐渐被理性科学所清洗,一边是中国文化的根正被严重边缘化。其结果就是中国文化在全世界,甚至在中国本土都失去了话语权,中国灿烂文明因此走向了连中国人自己都不愿相信的地步。我们连如何做事、如何做人,甚至连如何认识自己都得由代表科学的大鼻子老外来教育了,而我们自己就只剩下听话和交钱的份了。

对稍有点自我意识的人们来说,最起码不会以为理性和科学真的有能力笼罩我们的一切。不要说我们自己做不到,哪怕是我们的子孙们也同样做不到。如果任何东西要用科学来解释、测量、验证、界定,那么我们将无法面对以下诸多非理性非科学领域,甚至将怀疑我们作为人的根本意义和情感:

比如,当有人用月亮代表我的心来表达时,多少人被这样的深情所迷醉。可要是有人说我爱你达到了五十七又四分之二英尺,那会有多少人在意这种被量化了的情感?再比如,感情的科学试验怎么做?怎样量化?又怎么测量?接吻的科学依据又是什么?难道仅仅是两个嘴唇的深度接触?或接吻时绝对值不超过1.5厘米的标准偏差?颜真卿的书法与褚遂良相比只是一个粗壮一个纤细?梅兰芳和马连良区别是一个男声一个女声?科学怎么解释红颜色?什么又是蓝颜色?科学又怎么解释疼痛感?又如何科学地界定心发慌和肚子饿?

当我们的科学家们运用科学手段把母乳进行全面分析后,按研究成分和比例调配出自认为比母乳更科学的奶粉给婴儿食用,又根据研究告诉人们哺乳后的女性对产后体型恢复不利。于是母亲们纷纷深信科学家提供的科学奶粉,但科学家们却又教导人们说:“母乳喂养好!”为此我们只能惊叹道:这是多么“伟大”而又“无聊”的结论!

还想告诉大家的是,如果我们只会用科学来解释世界所有现象的话,那么我们甚至连什么是“人”都无法做出准确的界定。

年轻时我曾经试图给朋友解释什么叫“意境”,我当时的困惑与现在试图回答什么是“阴阳”的情景很相似。还好我们有词典,于是我试图借助词典来对“意境”作一番科学的解释,结果如下:

翻开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上面关于“意境”的解释是:“文学艺术作品通过形象描写表现出来的境界和情调”。就算“意境”只有文学艺术作品里才能表现,那么其中最有解释意义的词汇“境界和情调”却依然很难界定,既含糊不清,也很不理性。本着负责到底的态度,我又去翻看关于“情调”的解释:“思想情感所表现出来的格调;事物所具有的能引起人的各种不同情感的性质”。于是我越发糊涂起来。再试图从“境界”一词中去寻找答案,得到的结果是:“1、土地的界线。2、事物所达到的程度或表现的情况。”就此我陷入了彻底的绝望。

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现实,对非理性的概念越界定越糊涂的现实,一个无法完全用科学工具划分和检测的现实。这不仅是我们人类的现实,也是自然的真相。只是我们自己忘记了科学和理性之外还有很多无法摆脱的东西。而事实上,非理性和非科学的东西不仅不需要摆脱,相反,正是这些元素才成就了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基础和原因。虽然我们可以忘记,但忘记不等于失去了,我们也可以排斥,但排斥也不等于摆脱了。

 

只有当我们冲破了过度迷信科学的迷障后,中华文明的另一扇大门才会为所有人轰然洞开。走进这扇尘封已久的大门,会发现其中的绚烂将超乎自己所有的想像力,也会发现其中的大智慧并不与科学相矛盾,而是包容了科学这朵美丽的小奇葩。

阴阳之说就是中华文明的根基,是我们的古人认识自然、认识自我与自然关系的初始出发点:“一阴一阳谓之道”。这样的观念并没有随时代的变迁而失效,相反,人类的所有进程都不断验证着中国远古哲学的非凡意义。

“阴阳”两字一开始就是以“日”和“月”来表达的,“月”为太阴,“日”为太阳。因此,“日月”在一开始就是两个包含抽象意义的概念,而并不是单指太阳和月亮。

古人从自我认知和自然规律中发现所有事和物都有其两面性:有上就有下;有前就有后;有男必有女;有高就有低,有生必有死;有黑就有白;有哭必有笑;有多就有少;有盛必有衰……。于是古人们运用类比取象之法,不需要去罗列所有事物就能类推出,这种两面性是宇宙中的普遍现象和规律。此外,事物的两面并不是相同,而是对立统一、相辅相成、相生相克、此消彼长、互为表里、互相依存的关系。于是我们给这种既对立又统一的两面赋予一种普适性的统称,一曰“阴”,一曰“阳”。

既然认识到“阴阳”是所有天地万物的大规律,那么我们根本不需要穷尽宇宙的所有样本就可以认定:“宇宙万物,无非阴阳。”

就象我们常说的“天气”一样,它既不是雨天,也不指晴天,也不是浓雾、风沙或刮风、下雪。但“天气”就是所有天象变化的总称。假如我们因看不见“天气”在哪里,就断言“天气”根本不存在,甚至干脆说“天气”是迷信或“伪科学”,呵呵,这是科学应有的态度吗?

“阴阳”也并不专指任何事或物,但它却揭示了所有事物的基本规律。“天气”只是所有气候变化现象的总称,而“阴阳”除了表达事物两面性的总称外,还表达了事物对立统一的关系,甚至还揭示了对立关系之间的演化规律,这就是所谓“八卦”的来历和意义。从中我们懂得了生命的春生夏长、生老病死;也懂得事物的起承转合、天地流转的普遍法则。由此我们才能理解人生的意义和真谛,懂得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的从容和坦然。

“阴阳”很简单,她不是任何具体事物,却揭示了所有事物的规律和意义。“阴阳”看不见,浩瀚宇宙间她却无处不在。

如果仅仅因为没有科学根据,我们就对中国文化没有了底气,能够验证的才承认,不能验证的就粗暴地冠以“伪科学”的帽子,那么被打入冷宫而永世不得翻身的恐怕不仅是灿烂的中华文明,还有我们自信的源泉和生命的充盈。

我们很多人还来不及学习理解阴阳学说,就草率地给“阴阳”扣上“伪科学”的帽子,非要等一个叫黑格尔的老外把“阴阳”叫做“辩证法”和“对立统一关系”时才愿意承认并崇拜。而当他们再次见到“阴阳”两字时依然把它看成是“迷信的伪科学”,全然忘记了自己用来打字的电脑正是莱布尼茨用1和0的二进制来表达“阴阳”关系的产物。

当我们忘记了原本就拥有的大智慧后,中医是可以被废弃的;风水是可以被痛骂的;阴阳哲学成了伪科学;八卦只是娱乐的新闻;汉字可以符号化;武术成了炫耀的功夫……。中国人该用如此“科学态度”对待自己的文化吗?

 

最后,不管看官们是否赞同以上观点,请不要误以为这些文字就是在否定科学本身。我从没有小看科学的意思,甚至象所有科学家一样的依赖当今的科学成就。我只是反对我们对待科学过于迷信的态度,那种否定科学之外还有很多其他可能性的态度。

如今,不少中国人开始为中国文化而自豪,有的已经为中华文明的传播而有所行动,但是大多数人都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完全的自信,涉及到一些传统的根基时就没了底气,或牵强地硬戴上科学的帽子才敢于拿出来见人。问题就出在我们陷入了对科学过于迷信的环境笼罩之中了。科学之门打开之日,不应该是其他所有学说统统关闭之时。破除对科学的迷信态度,正确认识科学对我们的意义和局限,中国传统文化才有可能在世界的现代文明中拥有话语权,中国人才不用在传播自己的文化缺乏应有的自信和骄傲。否则,我们谈及的所有中国文化就都将是一派虚妄之词,除了卡拉OK式的自我满足外,不会有任何实质进展和意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