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保护自然.崇尚真理.热爱生活

军队的女儿的博客---人真正的享受,永远是心与心的亲近、坦诚、辉映、与温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身军人家庭。热衷科技、艺术、喜欢户外运动。珍视纯洁的感情。大学本科毕业,有社会责任心和独立思想的知识女性。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读书摘记系列 《李敖语萃》  

2008-11-07 11:01:38|  分类: 知识就是力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

引用

wylb箫月读书摘记系列 《李敖语萃》

 

编辑手记

愈来愈多新一代的中国青年不认识李敖。

现代社会的资讯拥挤,影像的、声音的媒体,塞满了有限的生活空间。静态的文字不像过去那么有吸引力。

人物篇

(颜回)中国古人只会悲哀于颜回的早死,可是却赞美致他于死地的“一箪食,一瓢饮”生活。试问颜回的死,营养不足有着多大关系!

——寻乐哲学

(楚霸王)他英雄末路,会把头送给敌人做人情,为了敌人曾是他朋友。这种作风,我也最欣赏。伟大的人的一生,处理朋友的离合,都有伟大的风范。

——雁行折翼

(蔡元培)我最佩服的一个国民党,是一个死掉的国民党,他叫蔡元培。

——我最佩服的一个国民党

(章太炎)国学大师章太炎,他是中国古文学的压阵大将,中国古文在被时代三振前,在败部里,他做了最精彩的个人演出。一九一四年,章太炎因为不买袁世凯的帐,被袁世凯关起来,他绝食抗议,深致悲愤。他忍不住说:“吾死以后,中夏文化亦亡矣!”复查历史,中国古文的确在章太炎身上及身而绝,“使无公在”,一切不一样就是不一样。所以这种自许,不是吹牛,而是有自知之明的持平之论。

——幸亏有我

(梁启超)梁启超虽被老辈痛恨,诋为野狐,但他在中国文章史上,和司马迁、韩愈等一样,是十足划时代的人物。梁启超风靡文坛一二十年,最后由胡适等的白话文代领风骚,中国文章,自此正宗白话化。

——看谁文章写得好?

 (王国维)甲骨文出土于河南,首先把这些三四千年前支离破碎的骨头片,和中国古代历史结合起来,做出完美而惊人解释的,就是王国维。因此,王国维对中国学术的贡献是空前的。他在思想上、文学上、史学上、古文字学上、古器物学上、古地理学上,都有开山之功,史外求史,发前人之未发,“不以屈旧以就新,亦不绌新以从旧”。中国学者中,像他那样有博大精深成绩的,真是“古之所无,今之罕有”了。

——王国维自杀写真

(胡适)胡适——一个那么重要的人,却做了那么多不重要的事。

——李敖语二三录

(金庸)金庸为国民党捧场,跑到台湾来。有一天晚上到我家,一谈八小时。谈到他写的武侠,我说胡适之说武侠小说“下流”,我有同感。我是不看武侠的,以我所受的理智训练、认知训练、文学训练、史学训练,我是无法接受这种荒谬的内容的,虽然我知道你在这方面有着空前的大成绩,并且发了大财。金庸的风度极好,他对我的话,不以为忤(虽然他此后在他的报上不断诽谤我了),他很谦虚的解释他的观点。我说:“佛经里讲‘七法财’、‘七圣财’、‘七德财’,虽然‘报恩经’、‘未曾有因缘经’、‘宝积经’、‘长阿含经’等等所说的有点出入,但大体上,无不以舍弃财产为要件。所谓‘舍弃一切,而无染著’,所谓‘随求给施,无所吝惜’。你有这么多的财产在身边,你说你是虔诚的佛教徒,你怎么解释你的财产呢?”

金庸听了我的话,有点窘,他答复不上来。他当然答复不上来,为什么?因为金庸所谓信佛,其实是一种“选择法”,凡是对他有利的,他就信;对他不利的,他就佯装不见,其性质,与善男信女并无不同,自私的成分大于一切,你绝不能认真。他是伪善的,这种伪善,自成一家,可叫做“金庸式伪善”。

——“三毛式伪善”和“金庸式伪善”

自述篇

(消极只是暂时的)自我训练的成绩到底不是悲观的,消极突击我一两小时,终于又被我消灭掉,万念俱灰的情绪毕竟是浮光掠影,它们在我心头的盘据愈来愈不能长久了,我清楚的知道我已逐渐变得坚强,变得有志气。当我漫步在街头,到处看到的是软弱的男人们,我无法容忍自己竟和他们一样,我若不能使我与他们比起来有大大的不同,我将感到极短的可耻。

——大学札记(一九五七年五月十六日)

与知己朋友谈天,我很愉快的说很多话;与俗人相处,我就非常爱沉默了。这种态度我觉得很合适。

——大学札记(一九五七年七月五日)

(自负)我无法谦虚了,我深觉继往开来的重担上,我担当着一大部分重量,而这等责任又是非我莫属、舍我其谁的,我无法放松我自己,因为我无法忘怀我所应尽的责任,我深知在这浑噩的男人群里,我是一个罕有的奇才,一枝锋芒的独秀,没有人能够跟我相比,我站在世界的一方!

——大学札记(一九五七年七月五日)

(过不了世俗的生活)我愈来愈感到我是过不了世俗的生活的,即使照通常的标准来说,现实使我很满意(如职业稳定、爱情美满、子女听话等),但我却也难以“生平无大志”地过一个平凡男人的一生,草草一辈子的。智者的明察、仁者的心怀与勇者的壮烈,使我无法安然于一个“自了汉”的地步而默默终生,欲罢不能,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,谁让我业已受了这种思想的洗礼呢?事实上既后退不得,我只有更奋然前行了!我是一个爱走极端而又彻底的人,既走此路,我必然以非常苛刻的标准来逼迫我自己去达成。

——大学札记(一九五七年七月十一日)

(悲剧角色)我的悲剧是总想用一己之力,追回那浪漫的、仗义的、狂飙的、快行己意的古典美德与古典世界,但我似乎不知道,这种美德世界,如果能追回的话,还得有赖于环境与同志的配合,而二十世纪的今天台湾,却显然奇缺这种环境与这种同志。环境对于我,活像爬雪山,愈爬温度愈低;同志对于我,活像三轮追汽车,愈追距离愈长。虽然如此,我自己却奋然前进,继续升高与加速,我不在乎悲剧的角色。

——李敖札记

(恨不交到李敖)我真希望我能交到像李敖那样的朋友。——我的朋友都生来比我幸福,因为他们可以交到像李敖那样的朋友,而我却无此机会,我总不能整天照镜子啊!

——地下哲学家的札记

(深知我的人)我真希望有能当面斥责我的人,但是,谁有资格向耶稣口里的那个女人丢石头呢?斥责我的人,必须先深知我,深知我以后,他又从何斥责呢?深知我的人,必然对我的天路历程充满同情与哀恸、赞助与钦迟,他又斥责什么呢?

——论识货

(善泅者)几年来,在守旧的“漩涡”,我一直期待能有“善泅者”出来游泳给我看,可是我等不到。最后我只好自告奋勇。也许我游不到、游不快、游不好,但我总费劲游了就是。我不游,我干什么?难道我也去打牌?

——敬答吴心柳先生

(白话文因李敖而不朽)白话文在李敖手里,已经出神入化。在中国传说中,五百年必有王者兴,必有不出世的人出世,因此我说:“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,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、李敖、李敖。”我深信,我这一辈子,其他的功德都不算,光凭好文章,就足以使我不朽。我“纵笔所至不检束”,把白话文写得气象万千,光芒万丈,这种中国功夫,是谁也抹杀不了的。

——看谁文章写得好?

(性情中人)正因为一切都可“公言之”而无“私语”,我年纪愈大,愈觉得自己所言所行,其实都不妨公开。我敢说,我是秘密最少的人,一个人光明正大久了,坦荡荡久了,自然就有“王者无私”的气概,自然就没有什么秘密了。

如今我在这个岛上,凭真牌就可以赢尽死友死敌死百姓,可以“Ping”尽芸芸众生而成one-man show,谁还要做假牌?

因此,我是第一真人,无须作假,也不屑作假,处处以真面目示人,这是我最值得自豪的……一般人只知道李敖有才,却不知道李敖是“极有性情人”。

——迟来的“Ping”

拾零篇

(第一流的人不浪费生命)第一流的人举世无双,可惜的是,他的生命同凡夫俗子一样,也并不比他们长。他没有时间可以像凡夫俗子一样的浪费,他要以不长的生命,完成许许多多第一流的事。

所以,他不能过凡夫俗子的生活,不能在人生的许多事情上,做凡夫俗子的反应。为了完成第一流的事,他必须放弃或减少凡夫俗子的快乐、交游、娱乐、爱恨、争执、答辩与澄清。

林肯说他没功夫答辩,生命用来扯这些,他将无暇做重要的事。

——第一流人的境界

(文人之雄)自古以来,文人与武人的征服方式,就根本不同。文人征服是千秋的;武人征服是一时的。最鲜明的是司马迁与汉武帝,千载以下,虎虎生风者,司马迁之“史记”也;但汉武帝呢?又留下什么呢?

(保身之道)我有一个坏习惯,就是一不交生朋友;二不回信。这两点,是我的“保身之道”。所谓“保身”,意义有二:一是保养自己的身体,不浪费时间去交际,要花时间去谋生,赚钱买书,专心写作;一是保重自己的人身,不要失掉自由。这年头儿,交朋友简直是累赘,大家心照不宣,老死不相往来最好,多叫一个朋友,多写一封信,就可能多给“罗织学”专家增加一条曲解的证据,这又何苦来?所以我总是跟人们“息交以绝游”。生朋友,不交;来信,不回。不了解我处境的人自然说我“傲慢”,实在是免得替他们找麻烦。在乱世中,结识李敖实在对他们毫无好处。他们若崇拜我,大可在家中立个牌位,上书“大成至圣先师李敖之位”,不必写信来;他们若恨我,也可刻个木头人,上书“王八蛋李敖”大名,头上插几颗大头针,埋在茅房门口,也不必写信来。总之,这年头儿,大家少认识少来往为妙。别人少认识我,少个危险的机会;我少认识别人,也少个被出卖的机会。大家关着门过,最好。

——写在居浩然“义和团思想和文化沙龙主义”的后面

(菩萨的定义)深信佛法的人知道,菩萨的定义,只是救世的人,救济终生的人,他是前身功德无量的人,从天而降“现众身”的。现到文殊菩萨身上,就要上五台;现到地藏菩萨身上,就要下地狱;现到泥菩萨身上,就要自身难保;现到大慈大悲李敖菩萨身上,就要犯众怒。

善男信女们一定要骂:“你李敖怎么可以这样不谦虚,居然做起菩萨来?”李敖菩萨拈花微笑,答复如下:“本菩萨已经很谦虚了。照佛门规矩,菩萨是阿弥陀佛的候补者,放下屠刀,连杀猪的都立地成佛,如今我只做菩萨不成佛,难道还不谦虚吗?”

——大慈大悲李敖菩萨

悲剧本是人生的一部分,就像死是人生的一部分。即使你跟别人隔绝,也不能免于悲剧——自愿遁世的修女要和上帝演;老处女要和猫演;被迫遁世的人儿要和小房里的白蚁、蜈蚣演……没人能跳出悲剧的舞台。

表面上,似乎有两种人是悲剧免疫的:一种是早夭,一种是凡夫俗子。早夭在开场就收了场,凡夫俗子则以为他们幸运置身场外,其实只是迟钝无知而已。悲剧,像死一样,总是跟着人的,死因或者不明,死法或者各异,但或早或迟,他们总骑上《启示录》中的灰色马。

——悲剧不悲说

有些新闻性的节目,你以为不知道是不行的,其实也是一种坏习惯。这种坏习惯,跟看报一样。

这种坏习惯,叫做“追新闻屁”。这种新闻,其实只知道一行概要就足够了,并不需要跟着它跑,跟着它跑,就是精神时间的大浪费。对这种新闻,你最幸福的处理方式是当你得知的时候,它已经结束了。……“追新闻屁”所花的精神和时间,都是得不偿失的,事倍功半的。你不闻不问,不久以后,在上周或上月大事记中,或在综合报导中,花一分钟就可得到结果,当然缺少细节,但要那么多细节干什么呢?

——我为什么不看电视

(我一身是电)别人的学问只是电瓶,所以要常常充电;我的学问则是发电机,无电可充,——我一身是电。

——李语录三〇

(清道夫定律)人生的成绩好像是清道夫,怎么做都看不出来,可是一不做就看出来。

——李语录二八九

第一流商人不论景气不景气,都要赚钱;第一流作家不论畅销不畅销,都要写书。

——李语录二二二

(勉强也要做)你不能等有了热情才救人、你不能等有了灵感才作文。一如妓女不能等有了性欲才接客。——属于你该做的事,纵属勉强,你也要做。

——李语录一〇三

(不离开的理由)我不愿离开台湾。——因为从外国旅行回来,台湾更丑得不能住了。

——李语录二六一

文化篇

(知识分子的急于用世)知识分子怀才得展是好的,可是为了一展长才,却不得不委身屈己,谋与既成势力合作,则是许多悲剧的起源。当然,许多知识分子也有他们自解的理由,有的是由于他的加入,虎可以谋其皮,既成势力可以改好;有的说他的工作性质有益国计民生,是科学性质、经济性质等等。殊不知他所得到的,竟多是得不偿失,多是间接巩固既成势力,多是悔不当初。中国知识分子并未普遍学到“不降其志,不辱其身”的本领,这种本领的基础,是能忍耐寂寞,能在必要时自毁——像“麝”一样的自毁,英雄宁无地用武,也不乱用武,也不降格用武。大盗尚且有道,又何况以卫道行道自命的知识分子?

——粗谈中国知识分子五病

(知识分子的昧于真知)到了近代,知识分子受了日本及欧美的影响,一时眼花缭乱,再加上求功心切、时髦是尚,大家一窝蜂似的引进他们自以为是的欧美思想,再牵强附会上传统经典与思路,搅拌出一大堆大杂烩,惹得中国群众目的热而方法盲,教条林立,主义杂陈,闹得天翻地覆。而真正西方的理性、自由、民主、人权、容忍等德目与实绩,却未能在中国生根。可见从世界主流标准来看,中国知识分子是不够格的,他们淆于真知,不能做好思想的指向。

——粗谈中国知识分子五病

(让青年们尽量奔跑)社会给青年的教育,不该是先让他们少年老成、听话、做烂好人。应该放开羁绊,让青年们尽量奔跑,与其流于激烈,不可流于委琐;与其流于狂放,不可流于窝囊,老一辈的人自己做了“德之贼”,怎能再让青年人做乡愿?不让生龙活虎的青年人去冲、去骂、去诅咒、去摔跤、去跌倒,……试问我们哪里去找朝气?社会上不让青年来做激进的、爽快的、大刀阔斧的言论与行动,试问哪个持盈保泰的老头儿还有这种劲儿?苟能使整个国家年轻活泼到处是朝气,其中有一些青年发几句狂言,道几句壮语,做一点不知天高地厚的傻事,这又算得了什么?

——十三年和十三月

(宁鸣而死)范仲淹做过一篇《灵鸟赋》,高叫作为知识分子的人,要——

“宁鸣而死,

不默而生!”

表示一个人只有为“鸣”不计一切,才算是一个人。一个人要宁肯为“鸣”而死,也不要因沉默而活。在中国历史上,向皇帝谏诤的人,理由并不见得正确,目标也不见得远大,但是他们的基本精神则是一致的,那基本就精神就是:

看到坏的,我要说;

不让我说,不可以!

——谏诤——“宁鸣而死,不默而生!”

 

(论英雄)历史上虽然五湖四海、英雄辈出,但是以个人独有的声华与特色,为一世或百世一新局面的,倒也不多。这种人物的有或无,多一个或少一个,直接可使局面改观,风云变色,的确不能以可有可无小看他。我常常觉得,印度没有释迦,就不成其为印度;犹太没有耶稣,就不成其为犹太;法国没有伏尔泰,就若有所失;黑人没有阿里,就万里如常夜。……多少VVIPI的形象,有了他们,时代才别开生面,才脸上有光,不然的话,简直就是有辱国体,不成人形。

——幸亏有我

(历史上最好的过滤器)看大事记之类这些书,可以提醒人:任何轰动一时的新闻,都是过眼云烟以后的一行字,甚至一行字都轮不上。历史是最好的过滤器,告诉我们什么才是菁华。

——我为什么不看电视

(英雄不失败)有失败,有英雄,但没有什么失败的英雄。文天祥、史可法都是大大的成功的英雄。英雄从不失败,他在天塌时候,也会捞到天鹅。

——(李语录二四)

(中国人喝酒的故事)一个三国时代的郑泉(孙权的吴国人),临死之前,要求把他尸体埋在做陶器的工厂旁边。他说:“以后我的尸体真成了土,土又可被陶器工厂做成酒壶,那样我多过瘾呵!”

——喝酒——喝也不行,不喝也不行

(论中国文学五千年)五千年的庞大文学遗产,只表露了庞大的繁琐与悲哀。我们的五千年文学史中,没有大气魄的诗,没有大气魄的剧、没有大气魄的小说、也没有大气魄的作品。我们没有好的表达法,没有像样的结构,没有不贫乏的新境界,也没有震撼世界的文艺思潮。我们的“文学”(如果还硬要算得上是“文学”的话),至多只是在一首小诗、一阕小词、一段小令、一篇小品、一个小故事里打滚,我们“足以自豪”的任何作品,在新世界的文学尺度下,都要打回票。我们的表达力,至多只是表达一点粗浅的浮情,忧国也好、非战也好、田园也好、香奁也好、铁板高唱也好、儿女私情也好……我们除了在最低浅的层面上,吟咏吟唱一阵或乘兴挥毫一阵外,便不能再深入,或因深入而浅出。我们是集体失败的,集体铸就了历史的纵线失败。我常常想:一个《儒林外史》的部分好题材,在任何二流三流的西方文人手里,都不会有吴敬梓那样糟糕的处理,那样可怕的结构!而吴敬梓已算得上是我们中国文学史上的特级文豪!——我们真失败!

——爸爸 我 文学

(新时代的新标准)作为新时代的中国人,我们评判文章,实在该用一种新的标准,我们必须放弃什么山水标准、什么雅俗标准、什么气骨标准、什么文白标准。我们看文章,要问的只是:一、要表达什么?二、表达得好不好?有了这种新的标准,一切错打的笔墨官司,都可以去他的蛋;一切不敢说它不好的所谓名家之作,都可以叫它狗屁。

——看谁文章写得好?

政治篇

(元首尊严)美国总统杰佛逊被骂做小偷、懦夫、诈欺犯、邪教徒、铸假钱者、伪造文书者、离经叛道者、不信正教者、导人不义者、霸占孤儿寡妇者。……他一概容忍,由于他不“维护元首尊严”,他维护了自由的尊严。

——李语录一五

(要舍得骂自己)要舍得骂自己人,才有资格骂别人;有气魄骂党外,才有脸骂国民党;有风度对内互相破口,才有可能对外一致大骂。自由民主就是“人骂我我也骂人”,只许骂人不许人骂,这不是自由民主,这是秦始皇。我是不做秦始皇的,我是会写文章的“孟姜女”,并且不会哭的。如何在谈笑之间,摧毁敌人的长城,是我天降的大责任。

——要舍得骂自己

(歪曲,真话)每当国民党又说我歪曲事实,我就知道我又说了一次真话。

——李语录二五九

(不负责任)古今中外,搞政治出了纰漏,都得引咎辞职,但是国民党却不肯放手,因而成了人类有史以来,一个丢得领土最大最多、赖在台上最长最久的无耻笑料!这种无耻,在道德上和政治上,都是古今第一,这是我们不能不点破的。

——向国民党讨十大债

稍知道中国现代史的人,都知道中华民国的建立,黄兴是孙文以外的第一功臣,但在国民党写的历史上和表现的尊重上,显然比例不对。……我们看不到黄兴、蔡锷等伟人的纪念像与纪念路,看到的反倒是“吴敬恒像”、“于右任像”、“史迪威公路”、“罗斯福路”、“麦克阿瑟公路”,……

——黄门鼓吹

(孙中山与蒋介石)孙中山朝人民盖空中楼阁,蒋介石却收起房租来。

——李语录二〇〇

(外省人“作客”心态)许多外省的朋友,他们写诗填词,俨然以“作客”的姿态出现,这是很不得体的小气派。他们一提笔,就满纸是“他乡”、“旅次”、“客次”、“逐客”等等的立场,这是绝对不妥的。这简直是有意划分中华民族的共同血液与山河。有这种心态的人,他们忘了白居易那“老来犹委命,安处即为乡”的伟大心境,也忘了“埋骨何须桑梓地,人间无处不青山”的达观胸怀,更忘了陆游那“却恐他乡胜故乡”的现实了解。

我们必须彻底认清:任何方向的中国人,在任何地区的中国土地上,都不该有“作客”的情绪和“作地主”的小心眼。我们没有主人和客人,也不该有反客为主和端茶送客的误解和事实,我们该努力减少这种误解或事实。

——从乡愁到大气派

两性篇

(女人的本质)如果“真”“善”“美”三者不可得兼,一定要女人选三分之一,全世界所有的女人,都会宁愿不做真女人,不做善女人,而要做一个美的女人。女人宁愿是个假女人、坏女人,也要是个美人。

这就是说,女人的本质是唯美的,女人实在不适合求真、不适合求善,女人把感觉当做证据,这种人,怎么求真?女人把坏人当成好人,这种人,怎么择善?

——上电视谈现代婚姻的悲剧性

(做女人是艺术)做女人和炒菜一样,是一番鬼斧神工的大艺术,内至三围隆乳,外至一颦一笑,暗自眉目传情,明至花容月貌,皆非糊里糊涂的亚当子孙所能洞晓者。

——假如我是女人

(衣饰比赛)女人重衣饰,百分之十是为了吸引男人,百分之九十是为了跟别的女人争奇斗艳。争斗的结果无非是比阔,这真是太麻烦了。我有一个建议:不如大家订个“美人协定”,大家都脱光衣服,每人手里捏它一大把钞票,干脆数钱就得了!

——离谱女人

(论女人的性感与感性)有感性无性感者,可做女作家;有性感无感性者,可做女明星;无感性无性感者,可做欧巴桑;有感性有性感者,可有此种人哉?

——李语录二六二

(女人的“是非”观)大学女学生在教室里,可以把逻辑考上一百分;可是一出教室,她们就又不逻又不辑,全凭感情用事、直接办事。他们的“是”“非”之间,所隔不过一张考卷用纸,“唐吉诃德”的作者嘲笑女人是非之间间不容针,可说一针见血。(Being a woman’ Yes and No ,There is not room for a pin to go.)

——女人的理由和男人的理由

(我的名誉)我的名誉被两种人所破坏:一种是邮政总监;一种是情敌。所谓情敌,解释是广义的:当一个人,发现他的太太跟他同床却跟我同梦,或者发现他的女儿不说“爸爸说”而说“李敖说”,甚至发现他的妈妈、姨母、婶子或表妹,都带着李敖的著作上毛房的时候,他便开始在我的名誉上做手脚了。

——李敖先生谈女人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